The George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Global
United Kingdom
India
China
Australia

面对中国心血管疾病负担的挑战刻不容缓

发布日期: 
18/06/2019

近期,受《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ACC)主编Fuster教授邀请,北京安贞医院马长生教授团队联合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Craig Anderson教授、Anushka Patel教授对中国心血管疾病日益增加的负担进行了回顾,并提出加强心血管疾病的预防,加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力建设,是解决中国面临的心血管疾病负担增加的挑战的唯一出路。

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增长,卫生和社区服务领域涌现出许多新的挑战,见证了威胁人们健康的主要疾病负担从主要的传染性疾病到慢性病管理的转变。尤其是心血管疾病,在中国已被确定为过早发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中国心血管疾病引发的经济后果巨大——过早死亡和后遗伤残间接导致高昂的直接医疗费用和生产力下降,而人口老龄化更加剧了这一影响。

文献中指出,在倒金字塔型的医疗保健体系中,基层医疗薄弱且大部分负担落于三级医疗,无法持续应对疾病负担增加的压力。针对大量的快速老龄化人口,结合人口水平战略来控制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并进行改革以加强基层医疗卫生体系刻不容缓。

全世界每年约有三分之二的卒中、近一半的冠心病和760万例死亡(占死亡总数的13.5%)是由血压升高引起的。中国同印度一样,是高血压相关疾病负担最大的国家。2005年,高血压相关疾病约占55至64岁成人心血管疾病死亡人数的60%。2010年,心血管疾病相关的死亡人数达750,000人。数据显示高血压患病率随时间呈上升趋势。对于居住在中国农村地区的5.76亿人来说,高血压患病率是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一项被引用的研究显示,在45,108名35至70岁的中国参与者中,只有42%的人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34%和8.2%的人分别接受了治疗和获得了有效控制。这表明大多数此类人群没有有效地治疗或控制其高血压。

心联乔治心脏健康研究所所长,就职于北京安贞医院的杜昕教授表示,“为改善极其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负担,切实解决冠心病、心力衰竭和房颤管理方面的严重缺口,弥补中国现有医疗保健体系的不足应该是首选的应对措施。”

主要事实:

• 人口增长和老龄化预计将在未来二十年内至少导致34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相关成本预计将于2012年至2030年期间增加7.8万亿美元;

• 据估计,约有2.35亿成年人患有高血压而未采取治疗措施;

• 临床医生和患者倾向于追求昂贵的侵入性治疗,往往忽视管理心血管疾病的基本医疗和生活方式原则;

• 目前的基层保健人员不足以为中国大约2亿高患病风险人群提供有效护理,而且现有的大部分医疗保健人员管理高血压患者的技能还需要提高,在边远地区,降压药物的可及性也需要提高。

中国正在努力降低国内高血压发病率,特别针对基层保健管理方面。中国政府已采取政策推广健康的生活方式及行为,投入资源加强基层医疗保健人员能力,以提高医疗系统在抗击慢性病方面的有效性。根据《“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到2030年,预计全科医生的人数将翻一番(从每10,000名居民2-3人到5人)。

杜教授表示,“鉴于中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文化多样,借鉴国内外经验和见解来抗击心血管疾病的征途还十分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