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eorge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Global
United Kingdom
India
China
Australia

孙悦文:以小学生为切入点,进行减盐教育

孙悦文是营养与健康项目部的研究助理,让我们来听听她对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的想法。

您在研究院工作多久了?

我是去年八月加入乔治的,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

您的专业背景是什么?为什么会决定从事全球健康的科研工作呢?

我本科是武汉大学预防医学专业,随后在昆山杜克大学取得了全球健康硕士学位。

公共卫生吸引我的地方是它会从人群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因为有很多疾病一旦发生了,就算经过治疗也很难让患者恢复到没有患病前的体格状态,也就是说患者的生活质量肯定会有所降低。但是,很多时候这些疾病跟患者的生活习惯或方式,甚至疾病发生之前的干预是有联系的。如果可以在疾病发生之前进行预防,很有可能会起到更好的效果,治疗疾病所需的花费也会更低。所以,我觉得公共卫生或是预防医学很有魅力。

您目前从事哪些科研项目?这些项目将会对医疗卫生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我现在是营养与健康项目组的研究助理,做的是中英减盐项目中的一个子项目——小学生减盐项目的工作。

很多数据都显示我们中国人盐的摄入量很高,长期的高盐饮食对身体是有危害的,这也是造成疾病负担的一个重要原因。换言之,如果我们能够把摄盐量减低,很可能就可以减少疾病负担。但是,改变人们的饮食习惯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正在探索通过影响儿童,通过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进而改变整个家庭饮食习惯的可能性。我们的切入点就是三年级的小学生这个群体,利用手机的APP,向他们推送课程,让他们了解高盐饮食对身体健康是有害的,让孩子们意识到应该减少自身的盐摄入量,并且也要监督家人——这个是我们的一个整体的思路。

目前这个干预进行到中间的阶段,还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如果这个项目可以收获到好的结果,即通过一年的干预达到我们预期设定的目标,我们希望可以在全国或者是某些高摄盐量省份的小学生群体中去推广这个项目。

为什么会想到以小学生为低摄盐量的切入点呢?

首先,我们运用专业的健康知识开发了一整套健康教育的工具包。然后,我们跟小学的老师们合作,让他们去把这些专业的知识转化成小学生能够理解的形式,让小学生们真正学到这些知识。

我们希望小朋友会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告诉家长,然后在家庭做饭的过程中监督父母少放盐。这是一个倒过来的过程,因为很多项目都有尝试过直接干预成人,给予成人直接的健康教育,但是他们可能会说“你说的都对,但是我做不到“。因为中国家庭是很关注孩子的成长和健康的,所以,我们希望以小孩子为切入点,让小朋友去影响他们的家长,

这种早期干预的意义何在?

盐摄入量过高会引起高血压,继而也会引起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增高。此外,还有其他的研究表明高盐摄入也跟胃癌,甚至骨质疏松、肥胖都有一定的联系。但是,目前最明确的就是盐跟高血压之间的关系。当然,医生也会对高血压患者进行宣教。虽然不一定是每个家长都有高血压,但是会有些家长血压偏高或者是在正常范围上限的。这个状态的高盐摄入,虽然还没有导致高血压,但也是一个风险因素。诊断为高血压的那部分群体可能会从医生或护士那里得到相关知识。但是,有很大一部分的群体,他们是不了解这一方面信息的。我们针对的是这两个群体,因为患有高血压的这一部分群体,一般已经有40-50岁甚至年龄更大,他们改变饮食习惯其实也是比较困难的。我们希望从个人的行为,变成一个家庭的行为。

您为什么会喜欢在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的工作?

乔治给予我们很好的自由发挥空间,让我们能够探寻自己的科研兴趣。比如说,你如果有感兴趣的项目,可以自己去申请基金,申请成功的话,就可以组建一个团队去进行开展。我也很喜欢我们这个小团队的氛围。因为,大家可以相互支持,同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依您的看法,目前对全球健康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觉得,一方面是某些国家针对存在的一些公共卫生课题,没有高质量的研究,也就是说,存在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和研究。另外一方面可能就是在学术界跟政策制定层面之间是存在一些缺口的。比如说有一些高质量的研究不能被很好地转化成政策。这可能是因为各地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会有来自各方各个角度的考量,而某个项目的收益可能并不是当前最主要的一个考虑因素。与此同时,我觉得沟通很重要。科研工作者们需要找到合适的沟通语言,把研究成果与政策制定者之间进行良好的传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