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eorge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Global
United Kingdom
India
China
Australia

王都:多方面努力配合以促进全球健康

王都是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的糖尿病部门研究员,同时也是国际糖尿病联盟(IDF)西太区的主席助理,让我们一起听一听她的故事。

您在研究所工作多久了?

我加入乔治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

您的专业背景是什么?为什么会决定从事全球健康的科研工作呢?

我在北大医学部完成了公共卫生、人群健康本硕的学习,随后在爱丁堡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经济水平的提高,全球互通的成本降低,无论是虚拟的还是面对面的,人与人连接的更加紧密和频繁,很多疾病的发生发展不光需要一己之力,一个国家的力量,更多的是需要几个国家共同合作去解决。这方面,传染病是比较显而易见的例子。对于慢性病,生活方式的干预,比如减盐,戒烟,需要产业行业的标准更新,全球合作的力量会更大更有效。所以全球健康工作是顺应时代的需要和发展的方向。

是什么吸引您来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工作?

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有着国际化的工作平台和环境,以澳洲为总部,在中国、印度和英国设有办公室,让我可以接触到国际化的顶级科学家和项目。在专业领域方面,慢性病中的心脑血管和代谢类疾病,是目前疾病负担最重,可以最多地挽救生命,延缓疾病进程,这也是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的科研重点。

您目前从事哪一些科研项目?这些项目将会对会对医疗卫生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我目前主要负责I型糖尿病卫生系统研究,也会投入II型糖尿病的项目中。这些项目会有利于更新诊疗规范。因为目前公众对于I型糖尿病的认识比较少,所以有必要加强教育,尤其对于居住在农村里的儿童。早期认识和发现I型糖尿病的患儿,及早进行早期干预,有利于减少疾病负担。与晚期诊断I型糖尿病患儿的预期寿命平均为30岁相比,事实证明进行早期干预后的澳洲患儿有望达到70-80岁的正常预期寿命,这也是我们所希望为中国患儿达到的目标。

目前早期干预都有些什么方式,要怎样增强患者的接受度?

对于不同的患者群体需要采取不同的干预措施,比如对于中老年患者可以着重亲友的说服和鼓励,也可以参加各种支持小组,在这些小组中,他们可以通过与有同样遭遇的患者相互支持,更好地应对疾病管理。同时,为了提高公众对于糖尿病的认识,国内可以效仿国外的医疗服务提供者代言,让有公众说服力的医者在公共平台上进行糖尿病的宣教。从政策角度来说,例如戒烟,政府在公共场所实施了全面禁烟令,使得上班人士要吸烟的时候需要走出写字楼才行,所以,有些人可能因为惰性而减少吸烟。当然在糖尿病方面,是没有可应用的强制性禁食政策的。

您为什么会喜欢在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的工作?

首先,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是一个国际化的平台国际组织的视野和平台一来让我能够深入了解各个国家的糖尿病患病诊疗情况,从中总结到许多经验教训,二来我们也可以输出经验和援助。此外,乔治弹性的工作制度,可以充分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在宽松的环境中激发最大的创造力。同时,我也很喜欢乔治对员工的尊重和人文关怀。

依您的看法,目前对全球健康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我认为是公平。资源的不平等和卫生不公平,例如自费疫苗,新药等等。这是必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药企花几十亿研发一个新药,不可能不考虑收回成本。所以在未发病期和疾病初期,低成本的预防干预便尤为重要,这个方向可达到最大的公平和最广的覆盖,也是我们研究侧重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