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eorge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Global
United Kingdom
India
China
Australia

柳叶刀撰文介绍Craig Anderson教授为“卒中研究的领跑者”

发布日期: 
06/10/2018

世界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日前撰文介绍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首席代表Craig Anderson教授,称其为“卒中研究的领跑者”。

克雷格·安德森(Craig Anderson)为现任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首席代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神经科学和流行病学教授。作为护士和工程师的儿子,他从小就注定与科学事业结缘。他拥有医疗从业者的特质——“仁心、好施”——以及解决问题、分析问题和运用方法论的能力,以满足对周遭事物随时保有的探索和求知欲。

安德森参与过的试验包括: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一项关于脑卒中防治的里程碑试验——PROGRESS研究探寻降压治疗与脑卒中再发预防;INTERACT研究探索血压控制治疗脑内出血的安全性和有效性;ENCHANTED研究探索显示低剂量溶栓与标准剂量相比,在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时更为安全,等等。辛辛那提大学学术健康中心加德纳神经科学研究所的教授兼主任约瑟夫·布罗德里克(Joseph Broderick)与安德森共事了三十年,他评价道:“所有这些(安德森参与的)试验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改变了各国的临床实践。他做的研究务实协作,且具有全球影响力,他在全球临床脑卒中试验领域的重要地位是无可取代的。”

本期《柳叶刀》脑卒中系列也是由安德森主导,他说:“我们在预防和紧急治疗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在康复方面也有一定程度的进展,他们正在逐渐成为标准护理的一部分,在未来定会获得更渐进式的发展。而这其中的一大挑战,便是学术团队如何为大型试验筹集资金”。

安德森出生于塔斯马尼亚州的霍巴特,在塔斯马尼亚大学和澳大利亚皇家阿德莱德医院从事的医学研究使他最终决定专研神经科学。但在最开始的时候,是老年医学领他入了门。1979年,一次同时任卡迪夫大学老年医学教授约翰·帕西(John Pathy)的谈话深深影响了安德森。“他向我介绍了老年病学——这是一种整体性的治疗手段,能够有效解决现存的一些问题,其内容涉及社区护理、康复、诊断等——我当时对这一学科彻底入了迷”,安德森回忆道。1988年,他在卡迪夫与帕西共事了一年时间。期间,一篇由德瑞克·韦德(Derick Wade)和查尔斯·瓦尔洛(Charles Warlow)发表的关于测量神经性功能障碍的论文引发了他对脑卒中流行病学的兴趣。不久之后,他接受了一份负责协调珀斯社区脑卒中研究的工作,随后又见到了正在筹备PROGRESS试验的导师约翰·查莫斯(John Chalmers)和斯蒂芬·麦克马洪(Stephen MacMahon)。参与PROGRESS试验,被认为是安德森事业的转折点。“自此,我从医学观察转向了随机试验。”安德森说道,“后者更偏向管理,同时也更具国际化……它拓展了我看世界的角度。”在奥克兰大学担任医学教授和临床试验部门联合主任8年后,他于2005年回到悉尼,加入查莫斯和麦克马洪的创业团队,即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的前身。他们与同事们一道,开展了一系列大型临床试验,悄然引发了血管预防医学领域的一场革命。安德森解释说:“我们所做的研究必须致力于大规模改善医疗服务,致力于指导方针和政策的开发制定……要运用有限的资金解决重要的问题,就需要从同事们中汲取强大的支持。”正是这种建立稳固合作伙伴关系的能力促使安德森协助建立了亚太脑卒中组织(APSO),该组织将促进亚洲合作和脑卒中护理发展与研究作为其宗旨。

过去的20年间,安德森在位于悉尼的皇家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从事临床工作,与此同时,他还为中国的脑卒中研究提供支持。“克雷格一直帮助发展和培养中国各地的脑卒中临床研究社区,他是一位领导者,也是一位良师”,布罗德里克说道。护理系统是过去两年来安德森在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中国分部的部分重点工作。他说:“我们已经知晓脑卒中发生的原因以及预防脑卒中的手段,我们正在攻克的是如何将获得的证据付诸于实践。解决此问题的大部分关键在于护理系统——即思考如何更好地组织护理和如何最好地管理患者”。他还在一项涵盖来自欧洲、中国、亚洲、南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大型试验中,研究一种低剂量高血压三联复方药物的益处。他说:“全世界每年约有200万例脑卒中,其中的一半患者可受益于此种治疗方法,包括获得有效预防和更好的身体机能,还可能防止老年痴呆。”墨尔本大学弗洛里研究所神经科学教授杰夫·唐南(Geoff Donnan)赞扬安德森为“脑卒中领域的真正领路人,无论是就学术研究还是国际组织的参与(如澳大拉西亚脑卒中学会和APSO等)方面”。

对于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安德森说道:“如果没有合作伙伴和家人的分享与支持,我永远无法成为今天的我。”安德森在不久前刚签下一份永久合同。很明显,这位曾经在2小时25分钟内跑完马拉松比赛的有力竞赛型选手丝毫没有要放慢速度的打算。“退休不是一个我想讨论的词”,他说,“我还没准备好放下这一切。”